首页 |  山东要闻 |  新闻调查 |  专题报道 |  国内国际 |  医疗保健 |  房产装饰 |  新闻时评 |  社会民生 |  教育培训 |  消费维权  

记者调查:废旧手机都去哪儿了 电子垃圾怎么处理

来源:齐鲁网        发布时间:2017-6-2 9:33:58


现在,手机更新换代是越来越快。往往是新买的手机还没用几天,又出最新款了。根据调查,现在50%的用户每18个月就会换机,所以家里的旧手机就越来越多。现在全国的废旧手机高达10亿部,扔了可惜,不扔,放在家里呢,也就被束之高阁。这废旧手机的出路,还真得好好想想办法了。 

废旧手机回收:“能开机的话四块,不能开机两块”

在济南市的一家手机市场里,几乎每个柜台都摆着“回收旧手机”的字样。尽管有的打出了“高价”回收的招牌,但其实价格低得可怜。

一个原价1000元左右的国产手机,即使没有任何故障,一年后只能卖个几十块。商户们说,他们回收手机主要是当二手手机再卖,像这种低端机基本没有什么市场。而更老一些的非智能机就更不受待见了,有的商户压根就跟不做这种生意。

《调查》记者走了十几家店,都没把手里的老手机出手,同样是旧手机,待遇咋就差距这么大呢?在济南一家大型商场里,记者找到了一家专门做手机回收的店面,这里能收购这种老旧手机,只不过价格也是相当的低,“能开机的话四块,不能开机两块”。

一个手机,只给几块钱,还不够来回的车费的呢?旧手机怎么这么不受待见呢?根据数据显示,光2016年,我国手机市场上新机型1446款,出货量5.6亿部,现在消费者又都追求新功能、新款式,所以手机真正回收利用率只有2%。无奈之下,绝大部分旧都被当做电子垃圾处理了。

废旧手机回收利用少,大都被当做电子垃圾处理

那这些废旧手机回收之后将会流向哪里?又是怎么处理的呢?根据回收商的指点,记者一路追踪,这回收的手机被运到了河南商丘市观堂乡宋楼村一带。在很多村民的院子里都堆放着大量废旧塑料壳,还有一些碎塑料片放在了路上。这是当地很多人家都从事的一项产业——拆解电子产品。

这些废旧塑料基本上都来自于电子电器设备的塑料外壳,回收的第一步就是把这些塑料外壳拆解下来。就在记者调查的这家院子里,就有五六个工人在拆废旧电子产品。

这里的各类废旧电器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废品收购点,上游企业,有的甚至是进口的“洋垃圾”。

废旧电器的塑料外壳对他们来说是可以利用的原材料,那么剩下的电路板等电子垃圾就成了一种可以出售的副产品。看到记者对这些电子垃圾感兴趣,有村民十分热情地介绍起来,“这里都是好东西,你看这是电容,处理器,都是好东西。”

记者在这里发现,大多数村民会把电路板拆下来以后就不分种类地堆在一起,他们称之为“杂板”,少数人会把电路板再次分类,如手机板,电脑的主板,这种能卖个好点的价钱。

几乎每个村民都急于把手里的废旧电路板出售,价格也很好商量,一问才知道,这都是迫于当地环保部门的压力。

村民们说,不仅仅在当地,现在与电子垃圾相关的整个行业都被带上了环保的紧箍咒,不管是哪个环节的从业者,日子都不好过。

有村民说,前几年当地还有一家处理电子垃圾的小厂,但也在环保部门的打击下关停了。现在他们拆解产生的电子垃圾只能外运,交给下一个环节的企业去处理。

拆解手机面临发展之痛:“晚上睡觉都能被熏醒”

2011年实施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中,明确了对冰箱、电视机、洗衣机和电脑等电子垃圾处理的补贴政策,但手机并不在列。没有相关的政策和补贴,手机回收就依然停留在粗放型的产业阶段。而就在前不久,网上一段关于广东一个小镇通过废旧手机炼黄金,居民暴富的视频,又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视频中所描述的场景,发生在广东省汕头市练江边的贵屿镇,这里是全国最主要的废旧手机回收地。虽然当地因为手机主板炼金而迅速暴富,但由于其中含有大量的重金属,因此当地的土壤和水源遭受到了严重的污染,贵屿因此也被称为“世界上最毒的地方”。

网络视频中,所展现的污染场面令人震惊,难道旧手机的最终宿命只会是破坏环境吗?随后记者赶到了广东贵屿进行调查。走在街头,偶尔还能发现一些工人在拆解电路板,一看到有记者接近,他们显得都十分警惕。

记者转了一圈,这种拆解电路板的作坊在镇上并不多,而大面积污染的情况似乎也消失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管委会副主任郑金雄告诉记者,网上的那些炒作,特别是有些公司负责人也没来过,通过听说,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辞误导群众,让人认为贵屿遍地是黄金。欢迎他们来指导参观,我们虚心接受。

虽然这位负责人极力否认网络视频的真实性,但他也承认,关于电子垃圾毁坏环境的情况,的确曾是当地发展难以掩盖的创伤。因为地势原因,贵屿历史上这里经常发生严重内涝,并不适宜进行农业生产。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贵屿人为了生活,开始另谋出路。

没人能记得当年是谁第一次把废旧电器收回来拆解,但是很快就有人就发现了这里面的商机。群众开始不再收购其他废品,专门做起了全球电子垃圾的生意。

郑金雄介绍,大约在2000年左右,有外地来的工人发现,这样简单拆了卖赚不到什么钱,就开始从里面提取贵重金属,金银钯等等,那时候市场价格比较高,利润比较大。

从电子垃圾中提取贵重金属,这项新的产业让贵屿迅速繁荣起来,全国各地的客商和工人云集这里。也就从那时候开始,贵屿有了一个“电子垃圾之都”的名号。

然而,电子垃圾给贵屿带来财富同时,也带来了严重的污染。当地用的炼金法是用火烧电路板后,通过酸洗将金属溶于王水,再逐步析出铜,银,金,钯等贵金属。这项技术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200多年前的古波斯,用这样原始的方法处理电子垃圾,产生的污染可想而知。

郑金雄说:“当年那个情况,我们车一进贵屿,就是一股辣味和酸味,后来了解那是焚烧和酸洗的问道混合在一起。人家外地人一来贵屿就说真是怕了,印象深刻。”

从当时拍摄的照片来看,当时贵屿的很多街道和河道里都堆满了各种电子垃圾,有的地方因为焚烧了太多垃圾,地面都变成了黑色。那个时候,贵屿的空气土壤和水几乎受到了全面的污染。住上豪宅,开上豪车的贵屿人却没过上更好的生活,他们自己坐不住了。

郑金雄说,2011年底的时候,发生过群众大半夜跑到镇政府要找领导,要求还我新鲜空气。那时候真是受不了,包括我本人。晚上睡觉都能被熏醒了,至少得喝一次白开水才能睡着。

当地环保部门已经注意到贵屿的问题,但是由于从事这项产业的基本以家庭式作坊为主,整体规模大而分散,早年的治理基本没起到什么作用。

广东省汕头市贵屿镇镇长郑晓宾说:“因为之前没有经验,所以管理就比较无序。”

郑金雄说:“为什么管不了,那个酸洗和焚烧的跟环保玩猫捉老鼠,那时候有个傍晚现象和下半夜现象,就是我们下班了,到了后半夜他们出来搞,所以说那时候真是打击乏力。”

“堵”与“疏”相结合 贵屿实现经济与环境双赢

随着电子产品使用爆发性的增长,如果当地继续如此拆解来自全球的电子垃圾,那当地将无法适宜生存,这个“电子垃圾之都”开始想办法了。

让这些人如此紧张的其实是当地政府对电子垃圾产业的严管政策。从2014年开始,当地开始全面取缔焚烧和酸洗的作坊,一些零星的一些拆解户也将被逐步迁入镇西边的循环经济产业园。

郑晓宾说,因为当年也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我们也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调研,最后确定就是建设园区,入园管理这么一个方案。

为了改变电子垃圾产业无序发展的情况,当地市区镇三级环保部门联合公安工商等执法部门,对进入贵屿的电子垃圾来了一次大排查。

郑晓宾说,我们镇政府配合执法部门,在贵屿实施网格化管理,在各个路口对这些大货车进行检查。如果确实有一定的污染的就要进入园区管理。

郑金雄说,把贵屿所有的重污染的行业一些地点,全部都扫荡。一窝蜂地端掉。拆掉了五六个高炉,打掉了累计得有100多个酸洗点。

短短三年间,贵屿共取缔2469家电子拆解户,侦破涉环境违法刑事案件14宗,抓获刑事犯罪嫌疑人22名、行政拘留22人,查扣违法货物624吨。但治理环境也不能单靠“堵”的办法,贵屿在严打的污染的同时,采取了“疏”的手段。

目前贵屿1243家电子拆解户组建成29家公司,218家中小塑料造粒户组建成20家公司,全部进驻入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生产。在一家拆解公司的车间记者看到,员工将手机板拆下后,用专用设备将上面的元器件一件件取出,而这些都能用在新手机的生产中。

拆解公司剩下的一些线路板以前就会通过王水炼金的方法提炼重金属,但是进入园区后,有专门的处理企业,采用“火法”“湿法”提炼技术进行处理。

经过“堵”与“疏”的结合,贵屿实现了经济与环境的双赢。去年处理线路板3万多吨,委托火法冶炼公司加工成铜锭,产量大概有7千吨。所以说不能用老眼光去看待这个“电子垃圾之都”了。

在贵屿镇北港河岸边,对岸已经重新种上了水稻,河道里漂着一些生活垃圾,河水也有些浑浊,但是岸边的居民表示,比起前几年,现在的环境已经改善了太多。

责任编辑:常青

   
 
 
Baidu

 

 

新闻热线:15801525287 新闻在线QQ:1514712365 投稿邮箱:zbcbnn@126.com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联系方式 | 申请连接

频道运营:鲁讯网        法律顾问:付思刚

鲁ICP备15012212号